沉默嘅暴力 — — 戴遠雄李達寧對談

「正因為集中營係讓來令我們能為野獸嘅機器,我們絕不應淪為野獸的。即使在這樣的地方,人也能存活。因此必須保有存活的意願。我們會活著出去向世人訴說我們的遭遇,作為見證。而為了活下去,很重要的是要保住這副軀殼,這身形骸,這個代表文明的形體。我們是奴隸,被剝奪了所有的權利,暴露在所有凌辱之下,幾乎可說死路一條。但我們仍保有一份能力,而我們必須竭盡所能看為他。因為那是我們所剩的唯一一項能力。」

李︰

戴︰

李︰

戴︰

李︰

戴︰

李︰

戴︰

李︰

戴︰

李︰

戴︰

李︰

戴︰

李︰

戴︰

李︰

戴︰

李︰

戴︰

李︰

戴︰

李︰

戴︰

李︰

戴︰

李︰

戴︰

李︰

戴︰

李︰

戴︰

李︰

戴︰

李︰

戴︰

李︰

戴︰

李︰

戴︰

李︰

戴︰

李︰

戴︰

李︰

戴︰

李︰

戴︰

李︰

戴︰

李︰

戴︰

李︰

戴︰

李︰

戴︰

李︰

戴︰

李︰

戴︰

李︰

戴︰

李︰

戴︰

李︰

戴︰

李︰

戴︰

李︰

戴︰

李︰

戴︰

「正因為集中營係讓來令我們能為野獸嘅機器,我們絕不應淪為野獸的。即使在這樣的地方,人也能存活。因此必須保有存活的意願。我們會活著出去向世人訴說我們的遭遇,作為見證。而為了活下去,很重要的是要保住這副軀殼,這身形骸,這個代表文明的形體。我們是奴隸,被剝奪了所有的權利,暴露在所有凌辱之下,幾乎可說死路一條。但我們仍保有一份能力,而我們必須竭盡所能看為他。因為那是我們所剩的唯一一項能力。」

外星人陳可樂一朝醒來驚覺自己變成了一隻曱甴,走上亡命之徒的道路。

外星人陳可樂一朝醒來驚覺自己變成了一隻曱甴,走上亡命之徒的道路。